首頁 > 網絡報

平凡如你,不凡亦如你

陳鵬合

一個普通的上午,我和二姐一同陪著老父親,回到父母曾工作居住的江西省萍鄉市臘市鎮探訪。

走在臘市老街,時光變遷,街道已然發生了很大變化。停留在為數不多的老房子前,我和二姐努力辨析著這裏原先是供銷社還是收購站,年少時的記憶漸漸浮現,不覺有些興奮,和父親交談也大聲了些。

友善的街坊們主動停下來,問我們是找人還是有事,我們笑著回答說隨便看看,老父親卻詢問起幾十年前老同事的下落來。

“是蘭香老師的愛人和子女呀?!”“蘭香老師的家人來了!”原本平靜甚至有些呆板的小街,在這幾句驚歎聲中,突然生動起來。十幾個年過半百的人,從各家湧出,熱情地招呼著我們,找凳端茶切西瓜,讓人倍感溫暖。

“你是蘭香老師的愛人呀,幾十年都沒見了!”“這是蘭香老師的幺女,這是她的幺崽。”

不管是白發蒼蒼的老父親,還是已年屆中年的我們,在臘市街鄉親的口中,都隻有一個稱呼:蘭香老師的誰誰。這是你已經到天國安息的兩年之後,是你離開臘市整整三十年之後。媽媽,你知道嗎?

你雖然離開了我們,全國優秀教師、全省勞模,你的這些榮譽也已成往事,卻成了我們做兒女的寶貴精神財富。

說起來,你並不是一位稱職的母親。你做的菜永遠是煮熟的,因為沒有精力去煎炒,這樣最省事;我兒時穿的衣服永遠是女式的,因為你的針線活沒人能恭維,我隻能穿二姐剩下的;年幼時的我們,很少能得到你的陪伴,因為你不是在批改作業就是在家訪。你瘦小的身軀永遠充滿著活力,你可以為你的事業奉獻全部精力,常年從事低齡教育的你,是學生們的好媽媽。

你的好脾氣,你的耐心和細致,永遠隻給你的學生和學生家長。而我們姐弟幾個,隻能在你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中,獨立成長,自律自強。

在你的放手下,我六歲時,就能燒火煮飯,自己洗衣。我兒時的記憶中,我的啟蒙恩師戴煥明老師,給我的母愛要比你更多。她細心地發現我穿的花棉襖短至肚臍,不能避寒,為我做了一件新的男式棉襖;她送了五斤奶香瓜子,讓我們家第一次過年沒有吃糊瓜子。

在你的理念中,我們隻要衣溫飯飽,能健康成長就足夠了。可是,臘市鄉的所有村組,隻要有你的學生,就必定有你家訪的足跡。所有學生你做到了每個月至少要家訪一次,遠的近三十華裏,全靠你的雙腳小跑來回。為了不耽誤上課,你都是利用晚上或休息日的時間,有幾次路況不熟悉,跌倒在鄉間泥濘的小路上,但你從未對人說。你的學生,很多都叫你“彭媽媽”,因為你關心每個學生的成長,關注著他們生活學習上的各類困難,以最大的能力去嗬護、去關愛,讓他們感到人間的溫情。直到畢業幾十年後,他們提起你的名字還心懷感恩。

說實話,年少時的我們,對於被分享的母愛,有些不甘,甚至也有些抱怨與不解。但年歲漸長,特別是參加工作後,我們越來越感激你的言傳身教。如愛崗敬業,像珍愛生命一樣珍愛自己的事業;如與人為善,永遠將最好的一麵呈現給他人,不給別人增加任何負擔;如樂於助人,不吝分享祖傳的傷藥,治好了臘市和湘東硯田數百人的跌打損傷,卻不肯收取任何回報;如廉潔自律,不肯占公家的絲毫便宜,不接受任何一個家長與患者的禮物……這些做人做事的道理和準則,讓我們受益終生。

可惜,你是一個不會享福的人,或者說你是一個享不了福的人。1999年剛剛退休,就身染重疾,自此一直疾病纏身近19年,沒有享受過一天的好日子。熟悉你的人都說,你這一身病是年輕時幹工作累的。但你樂觀豁達,從沒有因為身體不好而自怨自艾,以堅強的意誌挺過了一個個難關,成為你的家族中壽年最長者。

平凡如你,生兒育女,過著普通人的日子;不凡亦如你,兢兢業業工作、踏踏實實做人,使得脈脈溫情在鄉親和學生間傳遞。

(作者單位:國家稅務總局萍鄉市稅務局)

編輯:張瑜

要論要言

更多 >>

財稅新聞

更多 >>

圖片新聞

更多 >>